柳传志:联想帝国之王

2011-08-01 11:38:31 来源:中国企业家网站 http://www.jiutoo.com

一个伟大的公司,有时候可能被太多的机会撑死,而不是被太少的机会饿死。柳传志对记者说,所谓太多的机会撑死,这个人就这么一点儿小肠胃,你上去什么东西都吃,尤其是困难时期,肚子里很干燥,一吃就撑死了。

  在记者眼里,柳传志真正了解的不仅是他所处的那个行业,而是对人、市场、政治等诸多问题的深刻理解,或许,这就是中国改革开放第一代成功企业家的精髓所在。

  柳传志不是神话

  66岁的柳传志面带笑容、步履稳健地走过来向我们打招呼。他和蔼地点着头,与我们握手、交换名片,亲切得让人觉得他只是一个随和的长者,并不是那个被外界神化了的“中国企业家教父”。

  他曾对身边的人说:外界说我是中国企业家教父,我知道自己几斤几两,还没到那个份上,你们对外说话千万要注意。不过,在任何一个企业家聚会的场合,商界大佬们都会很自然地把柳传志安排在最尊长的位置。

  接受《商界》杂志采访前,柳传志才从欧洲回来。在法国,他登台接受了“世界企业家大奖”的殊荣。去年这一大奖的获得者,是在日本被称为“经营之圣”的稻盛和夫。

  我们揣测,在稻盛和夫与柳传志这个境界,用时下流行的词汇来说,奖项与赞誉或许已经是浮云。对于他们来说,人生真正的意义,是埋藏在心底的终极目标。

  两个老帅的命运何其相似!

  2010年2月,78岁的稻盛和夫出山执掌破产重建的日航。此前,日航已累计亏损2万亿日元。大半年过去,目前已有消息称,日航恢复盈利。

  2009年2月,联想集团季度巨亏9700万美元,柳传志复出,重归董事长之位。仅仅9个月后,联想集团季度税前盈利3000万美元。

  一个销售额上百亿美元的巨型公司,在短短9个月之内完成亏盈逆转,这在世界企业史上也称得上是一个奇迹。

  柳传志又一次赢了,赢得那么震撼人心。

  这段王者归来的传奇,让我们产生了很多疑问——

  临危复出的他,真就是信心百倍吗,他面临怎样的风险,又手握何种胜算?26年一路艰辛,一路坎坷,但却又一路凯歌,究竟是什么,在推动他波澜壮阔的人生?

  带着这些疑问,我们来到柳传志的办公室,与他进行了一场敞开胸怀的对话。

  柳传志是一个被外界神化了的“教父”。但近距离的观察交流,让我们看到了一个真实、热忱的企业家。

  柳说他本来是要抽烟的,从军事院校毕业到办公司抽了18年。但因为创业阶段公司资金捉襟见肘,他带头宣布戒烟,为公司节省开支。他笑着说:“人生最大的遗憾,就是抽烟抽了18年,一根好烟都没抽过。”

  我们谈及乔布斯复出拯救苹果公司。柳挠了挠头,说:乔布斯把苹果做得很好。但他懂不懂怎么充分调动人的积极性,怎么让企业文化沉淀下来?这些他研究得没我透彻。

  我们说到李嘉诚的多元化发展。柳大手一挥,说:我根本不必管别人怎么样。我有什么本事,就做什么事!

  柳传志对人生有着深刻的感悟——什么叫过一辈子?大部分人想做小草,把生活过好把家里弄好。但也有人想做大树,这个志向需要能力、会冒风险。所以大树没有小草划算。但历史却是做大树的人在推动着。

  在中国企业史上,他确是一棵大树。

  在与我们的对话中,柳充满激情,有时甚至在语句中不由自主地蹦出几句市井俗语。说到他与联想的未来梦想,他竟然激动得站起身走到写字板前,一边写写画画一边仔细讲解。

  苍老的,只是花白的头发与深刻的皱纹。这位66岁的联想老帅,仍然保持着一种“左牵黄,右擎苍”战斗激情,仍然怀揣一颗“男儿何不带吴钩,收复关山五十州”的壮志雄心。

  企业家的妥协

  在一次联想集团的年会上,面对台下群情激奋的年轻员工们,柳传志说了这样一句话:不可为小胜而轻狂。

  两年前,面对2006财年盈利2亿美元的业绩,杨元庆的兴奋溢于言表:“联想已经成功完成对IBM电脑的整合。”并购后连续三年盈利上亿美元,这的确是一场令人满意的胜仗。

  然而,柳一语成谶。

  2009年5月,联想集团发布财报:2008财年联想集团销售额下降8.9%至149亿美元,全年股东应占亏损为2.26亿美元——并购后遗症终于爆发。

  那么,联想集团究竟怎么了?

  一切要从柳传志在合并之初的排兵布阵说起。

  2005年初,新联想正式成立之时,柳传志以“非执行董事”的身份告诉公众:“我向关心联想的人说一声再见。”此时,柳传志已经正式将联想集团董事长之位交给杨元庆,而杨元庆原来的CEO之职,则由原IBM电脑业务的高级副总裁沃德继任。

  在外界看来,少帅杨元庆与美国人沃德的搭配,正适合联想的国际化。然而,这一看似波澜不惊的布阵,却隐藏了鲜为人知的惊涛骇浪。

  当时在国际上,股东、供应商和客户都不相信中国人能管理好一个美国品牌。这些不信任将直接导致股票下跌、品牌流失、市场萎缩、员工涣散,12亿美元的并购将一文不值!

  柳神色凝重地向我们透露了他当时内心深处的真实想法,“国际化的水深水浅,我们看不清楚,如果元庆在CEO的位置上打了败仗,就很可能被国际化的董事会炒掉。”

  老帅深知将才的弥足珍贵,尤其是历经多年苦心培养、被外界视为接班人的杨元庆。“春秋战国时,秦国打败了楚国,楚国大将子玉自杀。秦王非常高兴说,打胜仗只是小胜利,子玉自杀才是秦国的巨大胜利。”

  他把董事长让给杨元庆,既保护了杨元庆,又让他能够在一旁“偷师”外国CEO。现在回头看来,先通过两届外国CEO了解一个真正的国际公司,“师夷之长”后的杨元庆再重掌大印,柳的深谋远虑与政治手腕可见一斑。

  第一任CEO沃德,来自联想曾经的榜样IBM电脑,联想学会了如何维系外国员工、稳定外国客户,进而保持盈利。第二任CEO阿梅里奥,来自联想竞争对手戴尔,联想学会了削减成本、协同增效,以及戴尔引以为傲的直销模式。

  可是,“师夷之长”的代价,是忍耐与妥协。

  此时的联想集团内部,有三种文化力量在激烈地交织、冲突。一是求实进取、讲求执行到位的老联想员工;二是经验丰富、业务技能专业的原IBM员工;三是看重实效、为达目标不惜代价的戴尔系员工。

支持 反对
立即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