华为“去神秘化”:任正非的新挑战

2011-07-31 15:58:55 来源:中国企业家网站 http://www.jiutoo.com

华为的危机、下滑、甚至是破产就要到来。尽管我们现在处于春天,但离冬天并不遥远。不要忘记,泰坦尼克号就是在一片欢呼声中启航的。”这是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在2000年技术泡沫达到顶峰时发表的言论,很少有企业家能像任正非这样“危言耸听”,他担心这样的事情突破爆发,并毁掉自己创建的公司。

  但华为的反弹速度很快,并于2010年成为全球第二大电信设备制造商,年销售额达到了280亿美元,与排名首位的爱立信300亿美元的年销售额相差无几。今年,华为的年销售额就有可能超越爱立信。

  但对于任正非而言,仍然有很长一段路要走。在未来十年内,华为不仅希望成为一家技术领先者,还要成为一家年营收高达1000亿美元的科技公司,与思科、惠普、IBM等西方科技巨头并驾齐驱。

  转型意义重大

  作为中国最闪亮的科技之星,华为的转型意义广泛。这是一次测试,从中可以看出在与西方科技巨头的竞争中,中国企业是否已经做好了充分准备。同时,也能了解西方国家能在多大程度上容忍中国企业的进入。

  在华盛顿任意一名政客的眼中,华为似乎就是一个阴险的组织:一家可能由中国军方运营的企业,不尊重他人知识产权,其产品受到中国发展银行的低息贷款补贴。最糟糕的是,其创始人任正非曾服役于中国人民解放军。

  尽管在美国进行了大量投资和游说,但有关华为由中国军人创建,中国利用其设备进行监听甚至远程操控的传闻一直困扰着华为。其结果就是,华为被继续阻挡在美国电信市场的外围。

  去年11月,美国第三大移动运营商Sprint Nextel(以下简称“Sprint”)已经考虑和华为签署数十亿美元的合同,但Sprint随后接到了华盛顿打来的一个电话,最终导致Sprint选择了另外一家供应商。今年2月,美国政府又迫使华为放弃一笔小型并购交易,即200万美元收购破产的硅谷创业公司3Leaf。

  总部印象似于硅谷

  华为的总部位于深圳,那里有着一个完全不同的形象。多层玻璃建筑物给人一种身处硅谷的感觉,电梯里一幅幅疲倦的面容表明他们已经工作了很长时间,尽管办公桌旁边的铺盖卷可以让他们在中午小憩一会。

  在炫目的华为展览中心内,工程师们的努力受到了钦佩。例如,华为首先提出的SingleRAN解决方案,是一个可支持多种不同无线标准的移动网络基站。此外,华为率先研发的易用型软件狗,用于笔记本的无线连接。

  但与硅谷形成鲜明对比的是,在华为巨大的食堂内却看不到有人携带笔记本,因为将电脑带出办公室需要经过繁琐的安全检查程序。截至2010年底,华为拥有近18000项专利,其中包括3000项海外专利。华为首席法务官宋柳平曾表示,华为拥有的知识产权可以防卫任何一家西方科技公司。

  对于华为而言,其他方面的质疑更加难以安抚。放弃3Leaf交易后,在致美国政府的一封公开信中,华为副董事长胡厚昆承认,有些客户确实受益于银行贷款,但并未透露更多细节。

  为打消西方国家的安全顾虑,华为已同意成立专门机构,允许客户和政府检查其设备,但此举在美国并未奏效,在英国似乎被接受。去年11月,华为在英国设立了“网络安全评估中心”,对设备进行公开测试,以证明满足各项安全标准。

  任正非2万元创建华为

  华为创始人任正非是一位具有超凡魅力的领导人,他生于1944年,父母均为老师,加入解放军前曾学过土木工程。1987年在解放军解散工程师军团后,任正非利用自己的2.1万元人民币(约合4400美元)创立了华为。最初华为从香港进口电话交换设备,后来决定生产自己的产品,并将10%的营收投入到研发领域。

  任正非的使命是帮助中国研发自己的电信技术。位于上海的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副院长刘胜军认为,为实现这一目标,任正非从毛主席身上学了许多,“农村包围城市”就是任正非的商业战略之一。例如,在发现向沿海大城市的运营商出售产品较难后,华为选择从地方省市入手。

  凭借先进的技术,低廉的价格,精干的销售人员,华为迅速说服了地方运营商购买自己的产品,然后再慢慢扩大业务范围。

  华为在海外市场也套用了该战略,例如欧洲市场,俄罗斯政府是其第一个客户,然后是东欧。与竞争对手产品相比,华为的同类设备至少能够节省25%的成本。对于一些现金紧张的运营商,自然非常欢迎这样的企业。在非洲,如果没有华为的低价格、高质量设备,其移动通信产业也不会发展得如此之快。

  任正非从毛主席身上学到的另一项战略是思想教育。早些年,他曾让员工唱“红歌”。即便今天,每年新招募的数千名员工仍要接受为期六个月的培训,其中包括两周的文化介绍,让这些新员工尽快接受“狼的精神”,即推动华为不断前行的精神动力。

  与中国其他企业相比,华为的不同之处远不止这些。华为避开了投机性的投资和股票市场,将客户视为第一位,不断开发新产品与网络运营商合作。此外,在聘请外国专家方面任正非也毫不犹豫。在90年代访美期间,任正非决定引入一种更好的管理系统,此后华为便将营收的3%用来向IBM等西方企业购买建议。

  占领欧洲市场

  在欧洲,华为目前已毫无疑问地占领了城市。今年五月,华为赢得了Everything Everywhere(Orange与T-Mobile合资公司)的首个移动网络设备合同。投资银行野村证券科技分析师理查德·温莎(Richard Windsor)认为,无线网络市场将很快会成为两家企业的竞争地:一个是技术领先的爱立信,一个是成本领先的华为。温莎说:“运营商们需要一个成本领先者来确保爱立信能够实诚点。”

  这使得今年66岁的任正非在退休之前仍有许多事情要做。市场研究公司Infonetics Research分析师史蒂芬纳·泰拉尔(Stéphane Téral)指出,即使没有各种各样的海外阻碍,保持华为的高速增长势头也是公司最大的挑战

  原因在于电信设备市场正在转型,过去几年大部分投资主要被用于网络建设上,尤其是无线网络。在这方面,华为大有用武之地。而如今则不同,越来越多资金被投入到了软件和服务上。在这方面,爱立信已占尽先机。

  柏亚天咨询管理公司(PRTM)顾问丹·海斯(Dan Hays)称,对华为而言,在软件和服务市场追赶竞争对手远比追赶硬件竞争对手难得多。语言和文化差异是华为将面临的两大障碍,这不利于华为了解国外客户的需求。

  缺乏透明度

  阻止华为持续增长的最大文化障碍可能是缺乏透明度,至少在西方市场如此。美国乔治亚理工学院教授丹·布莱兹尼茨(Dan Breznitz)认为,因为客户越来越依赖厂商,他们自然想知道这些厂商的内部运作情况。但是要了解华为,可能有点难度。

  至于谁在真正控制华为仍然是一个没有答案的问题,华为称任正非仅有1.42%的股权,其他都分散在华为员工手中。但有人说华为的权力真正掌握在任正非的家族手中,也有人说其实是由党的“影子内阁”掌控。

  而更大的神秘是任正非本人,他可能是科技市场最低调的创业者,从未接受过媒体采访。华为发布过的最详细的有关他的个人档案也只有200字。

  华为已经开始着手解决策略和文化两方面问题。策略方面,华为希望进入企业市场,向企业客户出售网络设备和各类硬件,而不仅仅是面向电信运营商。华为新设立的企业部门总裁徐文伟称,华为计划快速转型,到今年年底将拥有1万名员工。

  华为还计划拓展数据中心和智能手机业务,如果能在智能手机市场取得成功,华为将成为一个家喻户晓的品牌。华为终端设备部门首席市场运营官Victor Xu表示,华为计划提供70美元至200美元的手机产品,希望在2013年跻身全球前五大手机厂商之列。

  这些措施将有助于强化华为的实力,但要推广自己的企业文化可能有些困难。华为当前在全球拥有20个研发中心,招募了许多西方员工。但深圳仍然是华为的全球中心,在那里外国员工屈指可数。

  更重要的是,华为在透明度方面的一些努力并不给力。在今年四月份发布的年报中,华为首次列出公司董事的姓名,并附有简短介绍,但并未提及任正非的女儿和他的一位兄弟。

  接班人备受关注

  任正非的继位者备受业界关注,许多观察家认为,华为核心管理层中的某位高官可能成为任正非的接班人,很可能是孙亚芳,即华为现任董事长。但去年10月有报道称,任正非试图擢升家庭成员,并计划让他的儿子任平继位,但华为已给予否认。

  上市是解决华为透明度的一种方式,或者是部分上市,但这似乎是不可能的事情。华为称,成为一家上市公司可能导致管理层分心,也会限制公司在决策方面的自由度。北京BDA咨询公司董事长邓肯·克拉克(Duncan Clark)称:“正是由于华为没有上市才引发各种猜测。”

  华为将来有两种选择:继续保持中国文化的中国公司,甚至可能家族化,继续与西方巨头竞争,此举可能行不通。另外一条路是,如果要实现任正非的长远目标,华为需要变成一家不再那么神秘的企业。

支持 反对
立即注册